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反腐还要直面腐败的时间之维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389    时间:2011-6-26    编辑:何春锋

反腐还要直面腐败的时间之维

杨于泽


  广东茂名市原副市长杨光亮近日在广州受审,检方指控他受贿1000多万元、不明来源财产3000多万元。而据媒体报道,他还有“违纪收入”7535万元,其中历年收到的“红包”就有约5000万元。

    一名大贪巨蠹,现在轰然倒下了,如果想提振人心的话,必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杨光亮的贪腐劣迹,始自1992年他担任电白县副县长时,到2009年终告结束。中国又有一个说法,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贪官终被捉,于他本人算是罪有应得,于社会可谓正义实现。

    但在欢呼最后胜利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忘了,杨光亮已经腐败18年之久。一名官员腐败18年,这会在市场、人民、社会等各个层面上造成什么影响,目前还没有学者进行评估。但他本人收钱、投资、置产、包养情妇,被指“生活奢侈、糜烂”,该吃该喝的吃了、喝了,该玩的玩了。从结果上看,贪官可能没有好下场;而就过程而言,做贪官似乎也不是毫无乐趣。

    回头研究公权力的腐败,我常会发现,它决非只有结果一个维度,而是多维度的。任何事物,除了占据一定的空间,其存在还具有时间的延续性。一个贪官一朝被抓,我们可能消除了其恶劣影响,让人们高兴一阵子。但贪官毕竟曾经弄权于股掌,“生活奢侈、糜烂”过,如此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在最终落马前,贪官享受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过程”,不能不说也算是他们的“成功”。

    近几年来,受贿金额过亿的官员多起来了,比如江苏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过亿、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被控贪污受贿2.1亿元。常言说,聚沙成塔,积腋成裘。过亿的腐败案值,除了像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差不多是一口吃成胖子外,绝大多数贪官还是经历了长期的赃款积累。能够积累赃款过亿,本身也说明他们在最终失败前,已经为自己的罪恶赢得了时间。

    考虑到人性的复杂性,腐败在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里的成功,对某些官员未必没有吸引力。中国有“今朝有酒今朝醉”之说,法人有言“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者,都是强调及时行乐。考诸历史,不乏甘做几天、几个月皇帝然后引颈就戮者,说明有人愿意承受项上人头不保的后果,先享他几天富贵。

    看来,反腐不能满足于法网收网、贪官最终落马的结果,而应着眼于对公权力腐败的时间管控。腐败的社会危害性,不仅包括腐败分子滥用权力、自利自肥、损害公平正义,而且包括对时间资源的侵占。人生不满百,掐头去尾,有多少个一二十年?如果碰到一名腐败分子把持相关权力,使人不能干事、活得很累,积月累年长叹“使我不得尽欢颜”,这就是不正义。人民对反腐的根本要求,不是经过长征揪出贪官,而是阻止贪官出世,至少是保证贪官一有劣迹即被淘汰出局,把贪官对时间资源的消耗控制在最小值。

    时间,对于生命、经济和政治具有极端重要性,对于社会正义同样极端重要。所谓“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就是说,迟来的正义只是一种好的结果,却让不正义在时间维度上得以实现。对于个体生命而言,他们想要的是社会正义,不是历史正义。彻底的社会正义,就是没有不正义发生。现在案值过亿的贪官日多,说明贪官逍遥的时日可能越来越长,这说明我们的反腐策略忽视了腐败的时间维度。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1年06月23日)

  • 上一篇文章: 凭什么说“我行贿了”网站不合法
  • 下一篇文章: 暴雨后城市内涝不只是技术问题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