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没有谁天生自甘卑贱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729    时间:2011-2-15    编辑:何春锋

没有谁天生自甘卑贱
 
韦清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甘肃岷县小寨村村民乞讨的状况,面对记者的镜头,有妇女直言不讳地说,乞讨没人笑话,但没钱则被人看不起。这个被采访的妇女,曾经在上海等大城市行乞,已积攒了一些存款,表情很坦然轻松。这里的村民,行乞已成为职业,有的住着宽敞的房子,但禁不住金钱的诱惑,还是背井离乡,出没于城市的街头。这种情景,很容易使人想起一个俗语———笑贫不笑娼。

  虽然小寨村村民没有丝毫的屈辱感,但是我还是从中读出了一点悲凉。这让我想起了皮定均将军的一件事———解放初期,他去甘肃张掖视察,见山民的女人盘腿围坐在炕上,都没穿裤子。将军不悦:“看到了没有,你们这里的女人没有裤子穿。”地委书记解释说,这里的妇女有不穿裤子的习惯,皮将军勃然大怒:“你家的女人有没有这个习惯?”书记顿时无语。

  如果我们反问,在中国,哪个官员或其子女靠行乞谋生?人们见惯了媒体频频报道的“×××是××市(县区)第一贪”,始终未见“×××是××市(县区)第一廉”,有的官员竟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弱势,作为官员的弱势者,你敢公开自己的财产收入吗?你衣食无忧,大把花钱,大口吃肉,大腕喝酒,出则公车,入则三陪,豪宅若干,情人无数,白天君子,夜里禽兽,芝麻粒大的官呼风唤雨前呼后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弱者?说这话的官员,八成是被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等烧昏了头脑。让他做几天乞丐,就清醒了。

  小寨村村民,没有更多的优势,只靠行乞致富,实乃无奈之举。笔者没到过小寨村,媒体的报道或许有不实之词,但至今还有若干行乞者尚未改行,这却是事实。当行乞成为常态(或心理上的理所当然),这不是村民的无耻,而是政府的无能!大陆解放60多年了,改革开放30多年过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处莺歌燕舞歌舞升平,但是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小寨村村民没有放下要饭棍子,这个村被称为“中国乞讨第一村”,那些为民谋利的地方官员,不知是否有如坐针毡的感觉?这么多年,官员们拿着民众供奉的俸禄,不知作何感想。遥想前些年,村民即使行乞也得缴纳皇粮国税,老百姓真是苦海无边啊!

  当然,无论社会怎么发展,也有相对的贫民,可是自古以来在中国的地盘上,只有贫穷的百姓,没有贫穷的官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官民之间的对垒经过千百年的演变,却愈加突出。

  笔者又不得不想到盗窃犯。我依然相信,凡官员,其子女没有谁是盗窃犯。相反,出现了比比皆是的“官二代”“富二代”,官家多俊杰,官员的孩子哪能干偷鸡摸狗的下流之事?只有穷人,穷人的后代才干这些令人不齿的勾当!这些终日提心吊胆的盗贼,谁也不是天生热爱“盗窃事业”,而是企图通过这种“捷径”不劳而获,从而摘掉世袭似的永久牌的穷帽子,如果他们的父母也有一官半职,也有花不尽的灰色收入,他们也知道怎么活得更有尊严。

  还有那些妓女,那些二奶三奶,我想也没有几个天生就是妓女二奶三奶的料,天生就爱做婊子,她们只是想以此种方式改变自己卑贱的命运;而这些女孩子中,绝对不可能有“官二代”“富二代”。她们以后没有退休金,没有隐居二线依然不减的待遇,她们先做工具做玩偶,然后才有资格做人。她们知道这是堕落,内心的屈辱只能自己承受,她们也想有朝一日像正常人一样好好地活着,为自己活着。对这些女性而言,要想以后有尊严地活着,就得先不要脸,否则就有可能一辈子不要脸。

  笔者不希望穷人都去行乞、盗窃、卖身,但这些“职业”的“繁荣”,将数千年以来形成的勤劳致富的美好情愫消解得荡然无存!靠双手劳动创造价值的时代,已成为历史!人人都做发财梦,农民不再依靠土地,工人不再依靠车间,知识分子不再依靠原创……这些都太缓慢了,不得不从职业之外寻找更加便捷的生存保障。都巴不得体内赶快长出金子!像童话中那头会拉金子的驴……

  没有谁天生自甘卑贱。奔五的人了,方才明白多年前老师的教导,我们的国民在职业上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的不同———教科书又把我们忽悠了!

    (来源:杂文报)

  • 上一篇文章: 还有谁敢问“市长,你在哪里?”
  • 下一篇文章: 警方教导我们:莫问国事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