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吏呼一何怒 妇啼一何苦”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3710    时间:2010-12-2    编辑:何春锋

“吏呼一何怒 妇啼一何苦”
 
师有仁
  

  看到这个题目,有点文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唐代诗人杜甫《石壕吏》里的名句。

  我想起这两句诗,是因为亲眼目睹了城管驱赶小贩的一幕幕场景:那天,几个城管开车突然而至,吓得卖菜的小贩东躲西藏,骑三轮车卖黄瓜的大婶因为行动迟缓,被逮个正着,以有碍市容为由,要将她的菜连同盘秤没收,大婶按住盘秤不放,上来一彪形大汉,怒喝一声:“大胆刁妇!放开!”大婶吓得退避三舍,大汉拿起盘秤重重摔在地上,大婶呛天呼地,“你摔了我的饭碗,我还怎么活啊……”又一天,几个城管大呼小叫地驱赶着路边烤红薯、摊煎饼、卖凉皮的小贩,稍慢一点就挨严厉训斥:“磨磨蹭蹭的,找事啊?”不久,又来了几个警察在路口卡住两边的车辆、行人,好一会儿,才见一辆闪着警灯、响着警笛的警车呼啸而过,后边跟着两辆拉着窗帘的面包车,另有一辆警车断后。见这阵势,下岗后以摊煎饼为生的王嫂骂道:“哪来的鸟官?害得我连生意都做不成!”

  你看,彪形大汉的一声“怒喝”,卖菜大婶的“呛天呼地”,不正是诗句里“吏呼”和“妇啼”的现代版么?从卖煎饼的王嫂骂“鸟官”,再细品诗句后面那句“听妇前致词”的述说,真不知其中包含着多少现实社会的凄苦内容:是“且偷生”?还是“无完裙”?抑或“泣幽咽”?一个不知来自何方的“神圣”,竟然不让小贩做生意,并且阻断车辆、行人走路,如此折腾老百姓而心安理得,能不招来百姓的骂娘声?

  在我国,各地城管的暴力执法,已成为公众广为诟病的话题,舆论挞伐、批判声讨不绝于耳。譬如我在网上读到一首《卖汤妇》的民谣,就是“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现代版的最好注解,现抄录如下———小区外,卖汤妇。乱发焦黄面如土,凌晨五点独当炉。寒风如割顾客少,身旁小儿睡犹熟。东方渐白人渐早,手头生意忙开了。催儿起来帮我忙,生意真比昨天好。忽然一声呼,城管到此处。身边小贩竞奔跑,炉重火红却难逃。急欲收拾角落去,城管皮靴已先到。一膛煤火化尘星,炭炉汤锅尽踏倒。汤已倾,小儿惊,怒目含惧不吱声。城管高骂意未已,上前还要砸火炉,舍子起身忙将护。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农家有田耕不得,尽年劳作税不足。他爸矿山去打工,落下尘肺白辛苦。未忍儿子将辍学,来到这里谋生路。可怜我家路将绝,手下留情恩如山。城管闻言不为动,听话正如耳旁风。忍能当面为厉鬼,岂顾母子双双哭,锅破炉碎顷刻无。日出云开都市闹,白领少年意气骄。宝马奔驰流如水,谁闻风里哽咽声渐消?垃圾车,收拾好,一派繁华淹没了。

  你听,其情其状,其悲其愤,与杜甫的《石壕吏》不是同出一辙么?与白居易的《卖炭翁》又何其相似乃尔?唐朝的杜甫时代到现在已1200多年,白居易时代到现在也有1100多年,社会都发展到了现代化,而底层民众的生存状况怎么还如此相同呢?现代社会的城管怎么还和封建社会的“县吏”、“黄衫儿”的作派一模一样呢?说实话,现在的城管,还真没有古代的“吏”有人情味,《卖碳翁》诗里那两个“黄衫儿”尚且用“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还给卖炭翁,而现在的城管,则是把“卖菜妇”、“卖汤妇”的谋生工具和权利都给剥夺了!难怪在许多地方发生了那么多的暴力抗法?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严重对立,我们何时才能终结呢?听说西邻发展中的大国印度,最近就由最高法院做出判决,让“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告赢了政府,从此印度小贩们“诚实经营的自由和尊严”再也不会被剥夺了。人家这样做了,我们更待何时呢? 

    (来源:杂文报)

  • 上一篇文章: 工会要靠维权实际行动凝聚职工
  • 下一篇文章: 依赖和迎合媒体寻找最有新闻价值的身份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