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836    时间:2010-11-2    编辑:何春锋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
 
何文刚


  班固称赞《史记》为“不虚美,不隐恶”的“实录”。其实这实录精神也是司马迁思想的一个鲜明特征,也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所具备的必要品格。鲁迅说过:“真的知识阶级……他们对于社会永不会满意的,所感受的永远是痛苦,所看到的永远是缺点,他们准备着将来的牺牲……要发表意见,就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真的知识阶层是不顾利害的。”知识分子应该永远是统治者背上的芒刺,永远是一个社会的良心。可是,当今的时代,偌大的中国能容得下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吗?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上课批评政府被学生告发反革命罪的事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偶尔想起来还会心有余悸。大学教师尚且不可以做真正的知识分子,何况是中学教师了?有时候想想,太阳底下最神圣最光辉的工作者———教师,竟然不敢做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这难道不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吗?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曾经在课堂上评论过毛泽东,指出毛统治中国的二十八年乏善可陈。我只是在客观地品评历史人物的功过,可是那一刻我却感受到社会良心和强权的矛盾。控制话语权的人以及或有意或无意地屈服于强权的人,总会“善意”(有些人真的是善意的)地警告你,上课应该多给学生一些正面的教育,不能散布一些反社会主义的言论。正面的教育,说白了不过就是官方舆论允许的教育。太多血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教育和事实往往背道而驰。可是许多人对所谓的正面教育竟然深信不疑,比如有些老师就坚信我那几句不合时宜的实话一定会给学生带来很大的伤害的。殊不知习惯于唯主子鼻息是仰的学生又怎会在意我那几句实话呢?究其因,中国有几千年愚民政策的传统,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甚至渗透于生活的方方面面。本来纯洁无瑕的学生在社会的大染缸中游走,又怎能不被同化呢?

  说到愚民政策,中国不仅有传统,更有理论。《资治通鉴》里说:“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资治通鉴》卷一第14页)司马光就才德的组合方式,将人分为四种类型:圣人、愚人、君子、小人。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能委之以圣人冠冕者,不过孔夫子一人而已。其他时代的圣人和当今的所谓大师一样,只不过是统治者用来点缀盛世风貌的工具罢了,在此不提也罢。若是在“愚人、君子、小人”三者中做一个选择的话,司马光更偏爱于君子与愚人。偏爱君子,摒弃小人,这样的选择不难理解,而偏爱愚人的选择就未免让人有些费解了。其实,对于这一点,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如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对于愚人,司马光很宽容,这道理很简单。打个比方说,贫民百姓一般而言不会贪污公款的。这倒不是说,这些贫穷的人品质多么的高贵,而是他们一般都没有接触“高层”的机会。或许这也正是历代统治者钟情于愚民政策的原因吧。听说,人大附中的刘彭之校长非常喜欢引用司马光的这段话,大概她也深谙其中的乾坤吧,人大附中才会腾飞了,“正面教育”从此可以颐指气使了。“做奴才和做稳了奴才的潜规则”在教育界也应验了。每当我读那篇盛赞司马迁的文章《天地茫茫一根骨》时,我总会冷笑,因为我深知在当代中国那一根骨早已酥软了。毛泽东对“假如鲁迅还活着”这个虚拟命题的诠释就是明证。我唯有扼腕赌咒这可怜的世道、无耻的人心。因为,一个残酷的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本应该是造就知识分子的摇篮的学校却变成奴才加工厂……

  纵观中国历史,任何一个王朝都需要这样足以愚民的官史,正因为这样的官史,历史才会变得模糊不清,甚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改写(章诒和语)。其实,这也正是那些执牛耳者所希冀的。因为百姓被愚弄了,执牛耳者便可以高枕无忧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的真正内涵竟然长期为所谓的时代需要所完全湮没了。可想而知,当愚民政策成为所谓的时代需要时,本应该是能够启迪心智的灵魂净土———学校变成了愚民教育的重要阵地,这也在情理之中。忽而想起了很多人,比如顾准、李慎之、袁伟时、徐友渔、吴思、贺卫方、方舟子,还包括那个被吐沫淹得半死的范美忠……生活在这个时代,读了点书,有了点思想,愿说点实话就这么难呀!曾经读到政法大学萧瀚的一篇博文,他提到:“实话实说,从群体角度看,我对这个劣等民族不抱希望,一点希望都不抱”,“‘奴隶主+奴才+奴隶’”的制度模式能够持续数千年而不变,至今还只会用斧头解决一切问题,我不能不说汉族就是劣等民族。”这里的“汉族”是广义的,指的是中华民族,所以我说中华民族就是劣等民族。

  “正面教育”也是中国的历史传统,这个传统让我们这个国度从来不缺乏“官史”,历朝历代都把修史作为大事,以此体现盛世风貌。所以就不奇怪:不学无术的于丹卖身欺世可以一步登天竟还会有那么多忠诚的拥趸……这样的传统大行其道,也折射出中国人潜在的官本位的奴性意识。

  司马迁的秉笔直书,歌颂了官方舆论所不容的人物。他凭着这样的实录精神,无情地鞭挞统治者的贪婪暴虐,这对于这个专制强权、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的民族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革命。从这个意义上讲,司马迁这位深谙中华民族劣根性的史官也是试图改造这个劣等民族的第一人。其改造的结果如何呢?看看这个搞了几千年还不知道自由为何物的民族,这个搞了几千年还不知道如何用辩论达成公共生活共识的民族,这个搞了几千年都只会用斧头解决问题的民族……(萧翰语),我想每个人心中都已经有了一个答案。诚然,在当今,多了许多以司马迁的良朋知己自诩的人们,这的确可喜。可是他们在对司马迁的认知上,仍然存在着自知与他知的迥然不同。这或许也正是我们这个太平盛世的一种需要吧。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
 
    (来源:杂文报)

  • 上一篇文章: 廉政三字经咋都发给了学生?
  • 下一篇文章: “无法无天”论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