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媒体是地方政府的私产?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609    时间:2010-9-22    编辑:何春锋

媒体是地方政府的私产?

苗蛮子


  近段时间,记者连连遭受劫难——被质问、通缉、拘留、殴打,堪称“记者劫”。正如有人说的,内外部诸因素成就了“记者劫”。而在种种外部因素中,我们无不发现,公权力的身影频繁地现身,打压媒体、干扰媒体的正常监督报道。

  来自政府部门的“不得擅自发布”,已然成为新闻人头上的“紧箍咒”。“新闻通稿”往往是政府部门在某一事故发生之后“统一口径”“维稳”的惯用手段。对于媒体人来说,这种“新闻通稿”往往充满着浓浓的八股气息,通篇稿子只见“架子”不见“肉”,更让人反感的是,有时候通稿中所谓的“新闻”已与“真相”南辕北辙了。然而,很多时候,由于上头的指令,这类“编之无味”的“新闻通稿”又不得不搬上版面。

  针对近期记者受辱事件的报道和评论中,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南方周末》罕见地以一篇报道(《南京媒体冷对南京爆炸案》)和两篇社论(《政府新闻通稿要真诚对待新闻》、《不能让本地人只看外地报纸》)的大篇幅,对地方政府部门控制本地媒体这一现象进行了公开的批判。

  在我看来,从《南方周末》所指陈的当地政府严控本地新闻事件的诸多案例中,隐隐地露出了这样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在中国内地,地方媒体已经沦为当地政府的私产,甚至异化为个别地方领导违法乱纪、加官晋爵的工具、“打手”。地方媒体已经堂而皇之地成为当地党和政府的喉舌,主宰着当地的舆论导向。于是,“新闻通稿”成为地方政府控制舆论的习惯性动作,“本地人看外地报纸”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常态。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现实,在中国媒体界才会有这样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报道“冷热不均”的奇怪现象:一个地方发生某个重大新闻事件后,往往是外地媒体积极介入,报道得热火朝天,而当地媒体却冷静得波澜不惊,要么闭口不提,要么弱化处理,上演着一个个现代版的掩耳盗铃故事。我以为,《南京媒体冷对南京爆炸案》这篇报道中的“冷对”似有些不妥,其实更多的是媒体的“被冷对”。一个“被”字,正好揭示了地方媒体面对地方权力高压管制时的无奈与顺从。

  无疑,地方媒体的生存压力是多方位的,但相较于来自社会恶势力的胁迫,地方媒体沦为地方政府的工具所带来的危害更大,这种危害往往是全面的,甚至是致命的。事实上,正是权力的这种威慑力,在地方政府控制舆论的过程中,权钱勾结的现象明显,一些有背景的社会势力往往假手于官方,而令媒体噤声或淡化处理于己不利的信息。最近,因力挺“西太校友”唐骏而深陷舆论漩涡的“地产大亨”禹晋永,扬言要向多家媒体索赔5000万元,“从财政上打垮报社”。其实,禹晋永只要给后台疏通疏通,有关部门的一个电话一纸禁令,就可让媒体“生不如死”。

  众所周知,地方媒体之所以沦为地方政府的工具,归根到底在于地方媒体归地方宣传部门或自己的主管机构管理的体制。地方政府在掌握行政权的同时,又掌握着管辖范围内的舆论宣传权(以及司法权)。行政权和媒体与司法管理权合三为一,正是这种权力格局,使得舆论监督和司法实践屡屡遭受地方政府的干扰和破坏,毫无独立性可言,言路的尺度始终拿捏在地方政府手里。这样一来,除了上一级权力机关,就没有了制约地方政府的力量。

  如何突破地方媒体的这种困境?在现有体制下,退而求其次,何不让地方媒体脱离地方党组织的领导,直接归国家新闻部门或全国人大管辖(司法系统的改革也可作如是观)?我以为是可行的。媒体直属中央,尽管仍有束缚,但其自由尺度要远比被地方政府管辖大得多,可以相对地增加媒体对地方政府的制衡力量。在中国,媒体是有等级的,而各级政府对媒体的重视程度,也因媒体的不同级别而表现不一。这可从一些地方政府制订的突发事件新闻发布预案中可见一斑:“应优先安排、接受中央和省级主要新闻媒体采访。”

  当然,地方政府对上一级媒体的这种“优待”,只不过是一种先礼后兵。一旦上级媒体不听从自己的安排,一些地方官员则会撕破脸皮孤注一掷,对媒体百般阻挠,动辄动用警力拘捕,甚至动用公关手段寻求上级组织的保护。

  所以,要让公民的“四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尤其是“表达权”和“监督权”落地,仅仅让地方媒体独立于地方政府,也并非包打一切的良药,还需其他层面的改革,如在法律层面上,加快《新闻法》的出台,以及如传媒学者展江所建言的限制警权。

  对于媒体人自身来说,走出权力的阴影,重拾媒体人的荣光,构筑新闻界的共同体,应当成为共识与当务之急。诚如《南方都市报》社论所言,“新闻界共同体为自身反暴力,即是替大众反暴力。”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来源:《青年记者》2010年第17期)

  • 上一篇文章: 给穷人以真正的尊严
  • 下一篇文章: 不解“民为贵”,难有“服务观”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