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我要像雷锋那样被人记住”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771    时间:2010-9-22    编辑:何春锋

“我要像雷锋那样被人记住”

周浩  刘茜


  2010年9月5日,陈光标向盖茨和巴菲特二人发出公开信,称“将不是捐出一半财富,而是向慈善机构捐出自己的全部财产”。一场中国的慈善风暴,就此刮起。

  根据2010年的胡润慈善榜,陈光标在2009年的捐款总额高达3.25亿元人民币,位居中国第四;陈光标去年身家达30亿元人民币,在胡润财富榜排名第340;到2010年初为止,他的捐款总额超出10亿元人民币。

  陈光标本人也像他在公开信中一样“很高调”。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要做雷锋。他爱讲述自己当年艰苦的生活、每笔慈善捐款,以及一连串的荣誉,也爱说一些“豪言壮语”。

  2010年9月8日,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里,陈光标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专访。这里是他买的上下两层六七百平方米的楼,纯木装修,风格古朴。还没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提问,刚一坐下来,陈光标就像布道一样,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慈善谈话”。
  
  “我陈光标从来不跟政府打交道”
  
  中国新闻周刊:有很多人都很好奇,都想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去捐赠,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陈光标:我现在在全国11个城市拥有房屋拆除公司。公司现在是国内最大的高科技环保拆除公司,也是国内唯一一家能把建筑垃圾二次利用的公司。到目前,只有我一家(企业)可以通过德国进口的“变形金刚”设备,把建筑垃圾与废旧钢筋分离变成乒乓球大小的颗粒,然后垃圾以20~30块钱一吨的价格卖给人家做路基辅料。

  中国新闻周刊:这个项目每年的处理规模大约是多少?有多大的收入与盈利?
  陈光标:光这个项目的一年营业产值大约在70亿左右,这还不包括废旧钢筋。如果包括墙体内的废旧钢筋,营业收入将突破100亿。

  这几年,各个城市都在不停地建设,每个城市拆除的业务量都很大,每年有过万亿平方米的建筑垃圾。我的“变形金刚”设备好的需要800多万一台,一般的也在四五百万,我现在在全国总共有113台这种设备。它是移动式的,什么地方有拆除业务,我就把这个设备用板车拖到什么地方。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富起来的过程中,有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扶持?

  陈光标:没有。2009年南京拆除民房800万平方米,厂房拆除200万平方米,加起来1000万平方米,我才拿到了不到5万平方米。

  十年来,我严格要求自己,从来没有一次上过歌舞厅、夜总会、桑拿,也从来没有找过任何一个领导做过任何一笔生意,也没有从政府手上拿过一亩地,我陈光标从来不跟政府打交道,从来不给领导送礼。

  中国新闻周刊:你公司这样的规模在全国的这个行业中占有多大份额?

  陈光标:公司的业务95%来自二手,一手业务我拿不到。比如说,央视过火的大楼,现在是我在做,是从北京城建集团手里拿的二手业务。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能拿到一手业务,利润会有多少?

  陈光标:去年我是103亿营业收入,净利润是4.1个亿,如果业务都是一手的,净利润大概在10亿左右。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行业和房地产领域非常接近,有没有想过做房地产开发?

  陈光标:我以前想过。我也想转行做房地产多赚点利润帮助更多的人,进入之后我才知道要拿出大笔钱来才能做。去年两会我提议取消《招标法》,有些招标中存在弄虚作假。我之前不参加招标不知道,参加过就知道了。

  中国新闻周刊:那你没有做房地产?

  陈光标:没有做,所以我陈光标很清白,能经得起(考验),我高调做慈善,我这么多年来是坚持守法。

  中国新闻周刊:你这样说打击了一大片开发商。

  陈光标:好多富人都恨我,肯定恨我嘛,本来感觉他多有钱理直气壮的,现在炫不起来了,再炫你像陈光标那样捐啊。他们有压力,看我这今天捐明天也捐,他吹不起来了。

  我去年的净利润是4.1亿,捐出去3.1亿多,后来成为年度“中国首善”。去年,我捐出我的净利润76%还多,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中国新闻周刊:这个数目大约占了你所有财富的多大份额?你现在的资产大概有多少?

  陈光标:按照这几年情况,我一般捐款都是占到公司净利润的50%。我个人财产没有多少。现在总共资产,加上房屋、机械设备、生产线等,大概在50亿左右。我承诺等我老了以后将全部财产捐出,但是等我老了以后我还能有多少财产,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还年轻力壮,才42岁,我希望以后能创造更多的财富,也许到时候能达到上千亿,也许只剩下一两百万。最后剩下多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有多少捐多少。
  
  “我的孩子说他要当世界首善”
  
  中国新闻周刊:很多人都质疑说,五十年之后捐钱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陈光标:很多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从小到大,一直在做慈善,一直在做好事,坚持不懈地在做。以前是每年捐一次,现在是每个月都在捐。你可以关注下本月11日,就在甘肃省世博会展馆开馆仪式那天,我在那里宣布把去舟曲抗洪的16台设备捐赠给甘肃。另外,还有2000台的教学电脑,加在一起又有2000万。

  我每个月不捐款,就会觉得心里憋得难过。我每月一般捐赠两三千万,捐到哪里去,都记得明明白白。

  中国新闻周刊:都是你自己个人的财产吗?

  陈光标:我说的都是我自己个人的。这十年来,我本着一个原则:经营的地方我不捐资,捐资的地方我不经营,我没有任何特殊目的的。你比如说,我在某地拿一块地,总价十亿,政府让一亿给我,我捐2000万,我认为这不叫慈善,因为它带有交易性和目的性。

  今年我捐赠了1.83亿,比如说春节的时候我号召、带领三百多个企业家“发红包”,召集到位现金7100万,分成5个小组,分别去往云、贵、川、西藏等地,将红包发掉。我们主要是通过地方民政部门和教育部门来为我们选择困难户和特困户,有的企业家带着孩子,一对一地发放,体验帮助人的一种快乐,对孩子也是一种教育。

  中国新闻周刊:你这种捐赠的方式,包括你宣布以后将自己全部资产捐赠出来,家人对你是什么看法?

  陈光标: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夫人对待钱没有什么概念,她出身小干部家庭,父亲是农村合作社的主任,母亲在医院工作,也是个主任。都说“女孩要富养,男孩要穷养”,这点在她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她这个家庭中并不缺钱,导致她对钱没有概念。所以,这十年来,我捐赠了十几亿,我们俩也没因为捐款吵过一次嘴。

  孩子这方面,从他三岁起,我每一次捐款都把我的孩子带到现场,告诉他这些钱捐到哪里去。我每次捐钱有几个条件:一是接收方必须到场,媒体到场,政府官员到场,做个见证,然后把捐赠的支票、电脑、车辆、钱以及其他物资现场拿走,因为慈善要让需要帮助的人看得见、摸得着。

  中国新闻周刊:你3岁的孩子能理解这些吗?

  陈光标:有一次,中央电视台采访他的时候,他说:“我爸开的是捐钱公司。”

  中国新闻周刊:他现在几岁?你家里几个孩子?

  陈光标:现在7岁。两个孩子,另外一个今年14岁。

  中国新闻周刊:你不想给你的孩子多留一点钱,让他们将来过得更体面些吗?

  陈光标:前两年,我把两个孩子的名字改成了“陈环保”“陈环境”。

  中国新闻周刊:和你做的企业有关?

  陈光标:有关,就是要让别人叫他们名字的时候提醒别人要保护环境。去年他6岁的时候,春节联欢晚会上,小沈阳说“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死了以后钱没花完”,他马上接着小沈阳的话,指着我说“我爸爸不死就把钱捐完了”。我现在是中国首善,他说他要当世界首善。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两个小孩现在花销怎么样?

   陈光标:你可能都不相信,我的孩子,过春节的时候,就给他几百块钱压岁钱。两个孩子都有我这种个性,你给他几十块钱,他能装一个月都不动。现在孩子大了,我对钱控制得也很紧。我给他一些钱,我跟他讲,跟同学相处的时候,一定要抢着埋单。以后同学都会留下一个印象,你真大方。

  中国新闻周刊:孩子上的都是普通学校?在哪里?

  陈光标:都是普通学校,在南京,家门口的中学,离家近。两个孩子在班里面都是前五名,非常聪明。在家门口的饭店里,我给他存了2万块钱,让他经常没事的时候,带着同学多聚聚。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生活呢?

  陈光标:我生活很简单,消费也不高,我很喜欢吃土菜。我每个城市基本都有朋友,但我平时去哪里,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我都尽量不去麻烦人家。在马路边,一块五毛钱一碗的肉丝面条,填饱肚子就行了。我穿的衣服也都是买的布料量身定做的。

  中国新闻周刊:我们还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想给你的孩子多留一点,让他们将来过得更体面些?

  陈光标:我这个人像是一面镜子,心里面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做,从小我就是这种个性。我小时候生长在那样的环境下,哥哥姐姐都饿死了。只有熬过严冬的人才知道太阳的温暖,人只有在激励中才能成长。

  我比我弟弟大八岁,小时候,我经常看到母亲把我弟弟放在床上哭,抱着别人家孩子喂奶;下雨天,我弟弟妹妹都在场上抢收麦子,我妈妈却帮别人家收。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特别大。

  小学三年级时,我就自己从20米的深井挑水,用两个小木桶挑水走2公里去集市上叫卖,一分钱随便喝,一个暑假我挣了四块多钱。9月1日开学,我特别高兴地把书本领回家,当时是一块八毛钱。刚回到家,妈妈就跟我讲,你看隔壁那个小喜子在家哭呢,没钱交学费。我二话没说,跑到学校帮他交了学费,把书抱到他家。

  那是1978年,我正上小学三年级,我帮助邻居家孩子交了一块八毛钱的学费,2008年,我获得“中国首善”称号,年度捐款1.8亿。从一块八毛钱到1.8亿,改革开放也走了三十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在博客上说,你的妹妹陈春华洗碗已经十一年,现在一个月能挣一千五,弟弟至今还在做保安,每个月最多也就两千块钱。现在还是这样么?

  陈光标:对,还在做。我的弟弟和妹妹都在我的公司三进三出过。我妹妹现在在江宁一家菜场洗菜,一个农家菜小饭店。早晨八点钟上班,晚上九十点才能下班回家,现在是1800块一个月。我弟弟做保安是2500块一个月,这是现在的价钱。前几年只有几百块、一千块。

  中国新闻周刊:那他们对你有意见吗?为什么不帮帮他们?

  陈光标:一开始有,现在就这样了。我弟弟和妹妹家都有两个小孩,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每月一家2000块钱,这些小孩的书学费、生活费都够了。

  中国新闻周刊:讲了这么多你的经历,从贫穷奋斗到富豪,你对待财富的感受有什么不同么?

  陈光标:创业的时候,非常渴望需要挣到更多的钱,积累到几百万、上千万之后,我拿这些钱要干什么呢?要使用得有价值。陈光标今天是个富人,不愿意做财富的守财奴。财富是什么?身外之物,财富是水,我捐的是一种理念。其次,我要实现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我要让中国历史和人民记住陈光标,像记住雷锋那样。
  
  “到时候老百姓像支持王老吉一样,都来买我的股票”
  
  中国新闻周刊:去年11月,盖茨主动找你做慈善会晤,他是为了什么?

  陈光标:他想在中国做些什么。微软在中国赚了不少钱,也想回馈给中国需要帮助的人。取之于中国,用之于中国。

  中国新闻周刊:你怎么看这次的慈善晚宴?

  陈光标:我们的邀请函讲得很清楚,盖茨和巴菲特希望是私下交流,不邀请任何媒体参加,就是一个关于交流慈善和环保的私人晚宴。

  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有没有让中国的富豪捐款的意思?

  陈光标:没有。主要想跟中国富豪交流慈善事业如何更好地健康发展,自愿地把钱拿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怎样环境保护,不要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牺牲我们子孙后代活下去的条件,不要破坏环境。

  中国新闻周刊:有报道说,中国富豪参加晚宴怕被劝捐,你身边这么多富豪朋友,能给我们分析一下,他们的心态是什么?

  陈光标:富豪怕捐的心态有两种。第一种,他捐了以后怕显富,怕显富之后税务部门查,怕有关部门索捐,怕惹麻烦上身。第二,有的想捐,但是捐到哪里、钱怎么用他不明白。

  中国新闻周刊:哪种情况是他们最怕的?

  陈光标:实际上最怕的还是怕国税、地税局查。因为他经不起查。现在十个企业有六七个企业一查都是有问题的。

  对那些不履行社会责任的富人,国家要按照游戏规则,追查钱的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我们的很多富豪还很怕捐,你现在却是裸捐,这个跨度是不是有些大了?

  陈光标: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很多企业家没有达到我这种境界和胸怀。

  两三年以前,我承诺捐出个人全部家产的95%,这次比尔·盖茨要来中国,很多富豪不敢去,怕被劝捐。我听到这个消息,感到有些生气。我就想,95%都捐了,还留5%干什么呢?索性都捐出去算了。我马上就给比尔·盖茨写信,夜里睡到一两点钟我起来,用了一个多小时,我就把那1090个字写好了。

  信是9月4日夜里面写的,5日下午五点钟我贴在了我的网站上。很快,人民网就摘下来放在了网站头版。

  中国新闻周刊:你身边的这些富豪在你发出公开信以后,有什么样的反馈给你?

  陈光标:有些富豪都是平时不错的朋友,就跟我讲:陈光标,你给比尔·盖茨、巴菲特写的信,你私下里给他就行了,给媒体公布干什么?给我们搞得有压力,本来到哪里都挺着腰杆,现在腰杆也不敢挺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这种“裸捐”的姿态会不会吓跑一部分本来想参加晚宴做慈善事业的富人?

  陈光标:2008年我提出要征收富人遗产税、高消费税、固定资产税和环境保护税。我呼吁我们国家现在赶快制定遗产税的政策,至少在5~10年内应该这样做。因为10~15年以后,我们国家富一代的人基本都到了60岁,这正是我们国家富一代密集向富二代移交财富的时期。就在这个十年之内,一定要征收遗产税。

  我认识的很多富二代,50%以上都是我们国家未来的高消费者,讲难听点,就是败家子。把财富转嫁给富二代,他们能不能驾驭好?在他们手上,他们会把它挥霍掉。百分之五六十的富二代掌握着这么多的资源,财富资源、人脉资源等等,他们驾驭不住,不就是浪费掉了吗?

  中国新闻周刊:所以你就是准备老了就捐,不给子孙留一点?

  陈光标:我一直在边做边捐。我现在还年轻力壮,还有几十年可以奋斗,奋斗到上千亿也有可能。我公司准备上市。那以后可能买我股票的人就很多了。

  中国新闻周刊:是准备在国内上市吗?

  陈光标:还在筹备当中,国内、香港都想上。到时候老百姓支持我就像支持王老吉一样,都来买我的股票,比尔·盖茨、巴菲特也都来买了,以后资产过千亿也有可能啊。我创造了更大的价值回报社会,需要我帮助的人就更多了嘛。
  
  如果我把精力都投入到做企业上,我认为我可能1个亿都赚不了
  
  中国新闻周刊:做慈善会不会分散到你经营企业的精力?

  陈光标:没有。我一半做企业,一半做慈善。做的慈善越多,无形当中对我的回报也越多。虽然我95%的生意来自二手,但是现在我的生意应接不暇,现在全国各地的老板拿到业务都愿意找我去做。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你把全部时间投入到做企业,请专业的人来做慈善,效果会不会更好?

  陈光标:不会。如果我把精力都投入到做企业上,我认为我可能1个亿都赚不了。

  中国新闻周刊:那是不是说做慈善还是给你带来了良好的声誉,给你带来了经济效益?

  陈光标:这个我承认。社会给了我无形的回报。我希望95%一手的业务也都给我做就好了,我左手赚钱,右手能真正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中国新闻周刊:你这么多年坚持不懈地做慈善,难不难?

  陈光标:不难。我没感到很辛苦,我感觉很快乐。我晚上睡觉,哈哈哈就笑醒了,一个礼拜最少有三次。有时候笑醒以后,开心得滚到地上来,有时候开心得脚在床上直跺。

  中国新闻周刊:做什么好梦了?

  陈光标:做的这个梦呢,是因为我帮助了很多人,他们上门感谢,给我送锦旗、感谢信、土特产,看到我就跪下来了,我眼泪噼里啪啦。我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都上门来感谢我,我回想这个,心里感觉快乐。

  中国新闻周刊:有没有类似你梦中的真实的例子给你印象特别深?

  陈光标:故事太多了,我帮助的人口突破了七十万人,我的荣誉证书突破一千七百份了。锦旗三千多面,少数民族给我送的哈达已经过万条。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中国富人慈善做得够不够?

  陈光标:不够,中国富豪能发自内心做慈善还差十万八千里。按照我的思路,我要在未来十年内把中国打造成世界最具爱心慈善大国。

  中国新闻周刊:十年就能打造成世界最具爱心慈善大国吗?

  陈光标:我有信心,我在不断推进改革,推进富人对财富观和价值观的认识,我在研究怎样让富人自愿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回报社会。

  中国新闻周刊:做慈善让你的价值观有很大改变吗?

  陈光标:我陈光标不会老死。为什么呢?等我到了某一天,我觉得自己给儿女,给社会带来负担的时候,不能再做什么事的时候,我会宣布把我的资产全部明明白白地捐出来,然后我就会一大把安眠药下去永远长眠。我不会给社会和儿女带来什么负担,我这人就是这种个性。我现在要做青年人的榜样,将来还做老年人的榜样。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第35期)

  • 上一篇文章: 几十年如一造就新西兰“零死亡”奇迹
  • 下一篇文章: 给穷人以真正的尊严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