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站长自留地≡ >> 失惊随笔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2007年12月25日]教师:不捐款=恶人?
作者:何春锋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250    时间:2007-12-25    编辑:何春锋

教师:不捐款=恶人?

兴化语文网 何春锋
http://www.xhyww.com

2007年12月25日

(一)

  今天上网时,心情很不错。网络上,手机里,都有着友人、学生的圣诞与新年祝福。尽管我对外来的圣诞并没啥感觉,但那浓浓的祝福,在这冬日,还是让我倍感温馨。

  可这温馨,不久便被兴化教育网上12月24日发布的一条消息给摧毁了,我一下子竟似跌进了冰窖里。

情系弱势群体   服务和谐兴化

  12月24日下午,市教育局召开城区学校校长会议,专题布置开展弱势群体帮扶工作,市教育局局长邹祥龙提出三点要求:……二是捐助资金要到位。遵循“力所能及、尽力而为”的原则,坚持局机关 、党员领导干部带头,按照副局级以上干部每人200元、一般教师100元的标准,在市规定时间内将所捐资金解缴到市接受救灾捐赠办公室;各学校要将捐助金额在校内显要位置张榜公布,并作为对教师师德考评的一项内容,确保教育系统按时圆满完成捐助任务。

  “副局级以上干部每人200元、一般教师100元”,干部们真是好样的!身先士卒!若现在是战争年代,这些局机关、党员领导干部肯定也是冲在前面心甘情愿、争先恐后着做炮灰的。

  可是,我坦白:我不是好样的。

  就像《集结号》中九连的部分兄弟一般,在战场上,我极有可能会尿裤子,我极有可能在炮弹插着我的头皮飞过的刹那哭爹喊娘。

  同样,这次救灾捐赠活动中,无论局机关、党员领导干部们如何“大方”(哪怕他们捐出成千上万),我还是要“小气”一回。我不捐。

  我不捐,我不主动捐。尽管我知道,上面从来没有指望过我、我们的“主动”,他们向来“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上面常常替我们“代劳”,真是难为他们了。

  我不捐。宁可背着“师德不合格”的骂名,宁可成为学校捐款排行榜上的笑柄,宁可被逐出兴化的教师队伍。

(二)

  犹记本学期初,领工资单时,竟意外地发现新大陆。工资单上显眼的“解困金”一项居然不见了。

  我诧异地询问会计,会计也没有给出正式的答案。

  我估摸着,大概是下半年教育改革中已经“扣”了教师不少薪水(教育局称其为非扣),“解困金”这一项若再扣下去,怕会官逼民反吧。

  不管怎样,太阳仿佛从西边出来了,咱们总算与“解困金”byebye了,咱们也似乎“解困”了。

(三)

  可好景不长,一年还没到头,这年关恰似一道迈不过的槛,横在了咱面前。

  昔日重来,标准还提高了,由原来的70涨到了100。当然了,物价上涨嘛,水涨船高。

  我也重新打开了昔日敲过的一篇随笔:

让扶贫款“浮”上来

兴化语文网 何春锋
http://www.xhyww.com

2007年10月21日

  新学期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后,咱一线教师的月工资里“暂时”少了二三百两银子。局领导说了,这“不叫扣”,这是为了激发咱的工作热情!

  不过,最近的一个半月,我的工作激情始终没有涨上来。(当然,我在《“无解”的问卷》一文中曾说过:教师“工作质态”的“高”与“低”并不仅仅取决于这次改革。生源质量、领导治校思想等都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教师的“工作质态”。)

  就算少了这两三百,也并没有太多地影响到我的生活起居。(但,一些家庭尤其是等着分期还房款的家庭为这“两三百”伤透了脑筋。)我一向大手大脚花惯了,上面替我“留”着,多少还能替我变相地节约一阵子。我感谢局领导还来不及呢!

  这每月的“两三百”,一段时间后,还会或者一部分会再回到我的口袋里来。可是,过去的若干年中若干个月的若干个“七十”、“两百”、“三百”却永远离开了我,离开了我的口袋。

  最近整理抽屉时,翻阅到一大堆工资单,主要是近五六年的。绝大多数月份都有着“七十”、“两百”、“三百”不等的“经典保留”项目。

  最初,这些“七十”、“两百”、“三百”被称为“扶贫款”,后来又被改称为“解困金”。

  如果说人事制度改革中的缺我两三百多少还有点“名目”(新分配方案的要求)的话,那么这“扶贫款”、“解困金”又是依据了哪一条款?是哪一份红头文件强制着人民教师要常年累月地“扶”个不停!

  扶贫、解困从来就是自愿的,就算是超级富翁来个“慈善表演”,也首先源于他的“一厢情愿”!

  咱兴化地区的人民教师“自愿”“扶贫”“解困”了这么多年,如果不出意外,怕是仍要“自愿”“扶贫”“解困”下去。

  咱们的师德境界就是如此之高,这真要感激党和政府、教育局。正是在你们的积极倡导下,我们才提高了思想觉悟,哪怕是非党员的我。在每年党政官员慰问贫困家庭,弱势群体跪在地上向领导们感恩之际,电视屏幕上传来的“谢谢党和政府”,常误使我产生这样的错觉--我也是共产党的一员。毕竟,那些或多或少的扶贫款中,或许也会有我的一分一毛啊。

  但,这只是“或许”。我的“扶贫款”、“解困金”究竟去往了何方,我却无从知晓。它们是不是真的“扶了贫”、“解了困”,每每读到某某官员被“双规”、被判刑的报道,我就不免产生上述的困惑。更让我垂头丧气的是,本来,我如果是“扶了贫”、“解了困”,我的人生境界还高了一层;但如果我的“扶贫款”、“解困金”仅仅是供某些官员吃喝嫖赌,那我的“扶贫款”、“解困金”还有什么“高大的意义”?

  于是,在若干个辗转反侧的难眠之夜过后,我决定向党和政府提出以下建议:为了让兴化地区的教师们“师德”不朽,“扶贫款”、“解困金”就让我们继续“自愿”捐出去吧。只是,在捐款过后,能够给我们一张回执,上面标注上有据可查的捐款去向。

(四)

  帖子还未敲完,就有网友直言指出我的不足:“我们常常教育学生要关心他人,如果教师自己都缺少爱心,怎么能教育学生呢?”

  的确如此,即便我捐款(被上面“代劳”)的事实成立,彼时我的内心似乎也没有涌出多少的爱(在我的脑中,被捐助者的形象实在太模糊了,甚至于一片空白),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满肚子的牢骚与困惑,就像上篇随笔中提及的:我的“扶贫款”、“解困金”究竟去往了何方,我却无从知晓。它们是不是真的“扶了贫”、“解了困”?

  如何扶贫,下面的这篇文章,或许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给穷人一点机会

齐夫

2007年第716期《解放日报》

  与富人相比,我基本上是个穷人;与穷人相比,我又略多了几个闲钱。因为我也是从穷人过来的,特别能体会穷人的艰辛,所以,就想多少给身边的穷人帮衬一下。但我不是慈善家,我总是想通过给他们提供点劳动的机会来帮助他们。

  门口有一个下岗工人摆的擦鞋摊,一开始冷冷清清,没有生意,我就三天两头找他擦鞋,见人就称赞他的擦鞋技术,还动员老婆孩子也来照顾他的生意。慢,陵的他的生意好起来了,一个月也能挣上六七百元,他很满意。一见到我,就感谢我帮他打开了局面,是“患难之交”,要免费帮我擦鞋,我当然不能让他白干,就又在他的鞋摊坐下了。

  我住的地方离一所大学很近,常能看到一些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上街卖花,如果生意好时就算了,要是看到她们手里的花没卖出多少,生意清淡,我就总是忍不住要买上两束,支援一下。明知道回家要被老婆骂,也只有厚着脸皮给她开玩笑:年轻时想浪漫没有钱,现在该好好补课了。

  街口的修自行车师傅老邓,是个残疾人,家境困难,家里有一个患严重风湿病的妻子,不能干活,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儿子,正等着钱用。老实说,虽然他的修车技术并不怎么样,但我还是老找他修车,实在没有毛病了,就找他给车子保养一下,三天两头换个零件,几年下来,除了车大梁,几乎换了个遍。

  小区有个保安,是个孤儿,为人忠厚,帮业主干活很热情。每逢年节,别的保安都回家团聚了,他却没地方去,孤苦伶仃的,我曾请他来家吃年饭,他说啥也不肯来。我就想了个办法,除夕那天,打电话给他,说我有很多活请他来帮忙,他很爽快地来了。帮我打扫卫生,挪动家具,往地下室搬东西,干着干着就到饭点了,留他吃饭,他也就没怎么推辞地同意了。吃完饭,又给他封了小红包,大过节的他也不好拒绝,就扭扭捏捏地收下了。

  啰啰嗦嗦说了我做的这些小事,不是给自己表功,我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对街头那些抱着行人大腿乞讨的孩子,我就很反感,能不给就不给钱,单位里一动员募捐,我也不那么积极,完成任务而已,并不想出色表现。因为我知道穷人除了需要钱外,还需要尊严,需要被肯定,而这只能通过劳动来实现,如果想帮他们的话,最好是不露痕迹地为他们提供一些劳动的机会。

  • 上一篇文章: [2007年12月11日]我这样安排《<史记>选读》的教序
  • 下一篇文章: [2007年12月29日]《百家讲坛》的又一处硬伤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