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站长自留地≡ >> 失惊随笔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2007年9月24日]谈谈严苛的校内结构工资制?(5-6)
作者:何春锋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331    时间:2007-9-24    编辑:何春锋

兴化的优质生源跑了,兴化的优秀教师还能待多久?(5-6)

——谈谈严苛的校内结构工资制

兴化语文网 何春锋
http://www.xhyww.com

2007年9月24日


  五、“课堂秩序较乱”“教学效果差”该打谁的板子?

  《方案》中规定:……课堂秩序较乱的扣1分。……所教学科质量考核达不到同类学校水平的酌情扣1-10分。

  制定条例、方案的官员想必都是学过马列的,“内因起决定作用”这般冠冕的言论于他们自然也是烂熟于心。

  但不知怎的,一旦“课堂秩序较乱”“教学效果差”,板子就一下子结结实实地净打在了一线教师的屁股上。

  课堂秩序为什么乱?教学效果为什么差?怎能如此轻易甚至粗暴地纯粹强*到教师的身上呢?

  如今的课堂秩序差,尤其是农村学校的课堂秩序相当差?何故?最重要的原因不是教师差,而是生源不理想。

  优质生源流往强势学校,这是人之常情。想用政府的强制手段拴住外流的学生,无论对学生的前途,还是对政府的形象,都是极为不妥的。我在不止一篇随笔中谈及这一话题。兴化市政府屡次口口声声“全力”支持兴中,而丝毫不顾农村中学的死活,对兴化整体教育质量的伤害,已经彰显出来并将日益暴露出涉及方方面面的重重危机。兴化教育局与兴化中学、楚水实验学校等校发起的“提升兴化区域整体教育质量”(大意如此)的省级课题,只能是自欺欺人罢了。

  更何况农村部分高中所收的生源已经“不理想”到了一线教师“说不上口”的地步。早在五年前,我所带的班上,就有好几个二三百分的学生。如今的情形毫不逊色于当年。一些农村高中的“普通班”上几乎找不到几个公费生,而这些学校的公费线是多少,才500分出头啊。兴中、楚水的公费线又是多少?但农村中学没有办法,为了生存只能来者不拒,再低的分数也敢收,所谓“全民教育”是也。

  一个班上一大半的学生,都是中考成绩500分以下的考生,部分学生多年陋习很难在短期内改正(即便想努力学习的也常因基础过于薄弱而跟不上趟),要是学校管理再松散一点,“课堂秩序较乱”“教学效果差”,就很难避免。

  我在自习课上,对我教的高一学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大家都快成年了,如果还要我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对你们说“不要随便讲话”,我认为这是对我自己的侮辱!”但,更多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很多老师的苦口婆心是没有多少功效的。一是很多学生初中三年甚至更长时段的积习难改,二是现实环境(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的诱惑实在太多。

  更何况,即使有时一线教师为了维护自身及课堂的尊严而严格要求学生,也常常遭到个别校领导的委婉反对。有的校领导就曾在会上这么说:“我们的学生就这样,他上课睡觉你就让他睡,该完成的作业、该背诵的任务不能完成的也可以商量……只要不出大乱子就行。”这多少也算是领导的“因材施教”吧。可在这种治校思想领导下,遭罪的便是一线教师了。该管的不去管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前两年参加省级培训时,接触到盐城、东台等地的教师。当他们从我口中得知我教着中考成绩三四百分甚至两百多分的学生时,一脸的讶异。因为在他们那,如此低分的学生是断然进入不了高中的。

  我也常替我教过的这些学生神伤,正像有学生在随笔中提及的,他们到这所高中来是花钱买罪受。因为,学习文化知识于他们而言,的确是受罪。我在《义务教育“N宗罪”》一文中曾写道:“学习终归是个爬楼梯的过程,讲究循序渐进。初中(现在叫‘七八九年级’)的底子不牢,高中还怎么学得下去?语文、历史倒也罢了,他还能勉强听听,偶尔还能插上两句(新课标谓之‘师生互动’);倘是碰上数理化、English,基底空虚的学生常常如听天书,昏昏欲睡。我是非常同情这些学生的。一般行业花钱都是买享受的,独独教育,却是让这些年轻人花钱买罪受,这是哪门子道理呢?”

  写作这一部分时,我的脑海中始终飘浮着年初“北京海艺事件”中那位老师的形象。他的课堂秩序可以说是乱透了,估计他的教学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我们怎忍心将一计大棒挥至他的头上!

  六、天哪,又不是假病,“病假”也扣分?

  《方案》中规定:……病假一天扣1分,扣完为止。

  读到这行文字时,老实说,我的头皮有点发麻。

  难怪农村人都说:穷人无病便是福。

  穷人是苦于无钱治病,如今患病的教师除了忧虑身体,还得时刻在心里盘算着今天又被扣了几许大洋,学期考核是否得垫底。您说这生病的日子有多难熬!

  人吃五谷杂粮,谁没个伤风脑热的呢?更何况,教师之所以患病,很多时候恰恰是因为过度操劳。该休息的星期天没了,该休息的暑假减了,该休息的“8小时之外”也被廉价甚至无偿地奉献出来了。

  本该“朝九晚五”的日子被颠倒成了“朝五晚九”甚至“朝五晚十二”,躺在病床上的教师,这一肚子苦水该向谁倾诉呢?

  还好,当我们将视线越过无情的家乡,在山东潍坊,我们找到了一线教师的贴心人。

  我向来不赞成把教师看作是“蜡烛”、“春蚕”、“铺路石”,那种把教师的工作视为仅仅是为学生献身,他们悲剧性地活着,仅仅是为了造就学生的幸福的说法。——李希贵 

  山东省潍坊市教育局局长李希贵,在他主掌的学校有一个规定:遇上雨雪天气,不允许怀孕教师上班。 

  他说:“这既是对老师的爱护,也是学校降低管理成本的考虑。天气不好,路面湿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师本人痛苦,家庭不幸,学校也要在人力、物力上全力以赴。还有,由于缺课而造成的损失更是学校非常看重的。天气恶劣,怀孕教师一天半天不上班,表面上缺了课,实际上他们往往会千方百计弥补,把损失降到最低。” 

  李希贵还说:“(美国罗森柏斯国际集团的老板)豪尔认为,当公司把员工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员工就会把顾客放在第一位。同样,当学校把教师放在第一位的时候,教师也会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可是,长久以来,我们有没有想一想,长年累月生活在学生中间的老师们生活得幸福吗?心情好吗?脸上有笑容吗?” 

  可是兴化终究不是李希贵治下的潍坊,我只愿,兴化的教师们在远远望见医院的高楼大厦时,不要条件反射似地吓出一身病来。


  结束语:

  中国的教师们历来忍辱负重,即便兴化的分配制度严苛到了如今这境地,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仍旧会继续这一行当。只是今年寒假,兴化教育头头们的分配方案也将付诸实施,倘若也像对付教师这般严苛,一向作威作福的领导大人们,又如何承受得了?倘若“规范”过后领导大人们仍可以像先前优哉游哉,2008年的春节,教育行政部门的大人们怕是如何也不得安宁的。

  • 上一篇文章: [2007年9月23日]谈谈严苛的校内结构工资制?(3-4)
  • 下一篇文章: [2007年9月29日]兴化教育改什么?(14-15)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