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樊建川出新书:我要做历史的奴隶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688    时间:2013-8-9    编辑:何春锋

一个草根想建100个博物馆

樊建川出新书:我要做历史的奴隶

记者 蒋肖斌


    2004年11月到2005年8月是樊建川一生中最忙碌的日子,他花了9个月时间在四川安仁古镇建了5个博物馆,中国最大的民办博物馆由此诞生。如今的建川博物馆聚落,已经拥有24个博物馆,分为抗战、红色、民俗、地震4个系列,馆藏文物超过800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29件。

    近日,樊建川携300余件抗战文物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办展览,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樊建川自传《大馆奴》同时首发。樊建川认为,历史产生过很多碎片,今人收集的碎片越多,后人就越可能把历史完整衔接。“我要做历史的奴隶,把碎片捡拾起来。”他说。

    车奴、房奴?我愿意做馆奴

    樊建川当过知青、参过军,在大学教过书。他坚持要用“大馆奴”为名:“现在社会上有房奴、车奴,我愿意做馆奴,把毕生精力都献给博物馆。”

    “馆奴”的称谓名副其实——樊建川人生的3次选择,在旁人眼里都不可理喻。一是不当大学教师,到宜宾政策研究所当干事,高收入变成低收入;二是辞去宜宾市副市长后到外企打工,金饭碗变泥饭碗;三是把半生奋斗赚的钱,全部投入了只赔不赚的博物馆事业。

    樊建川收藏的800多万件文物中,95%以上是花钱买的。他为此耗尽十几年经商的积蓄。但也有买不到的文物。他不惜“巧取豪夺”。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樊建川到台湾国民党党史馆参观时,看到蒋经国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插了好几支毛笔。于是他一边说“蒋经国在抗战时也做了不少事”,一边直接拿了一支毛笔插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台湾的陪同人员急了:“你的心情我们理解。这样,下次专门给你带去……”旁人看到如此作为,真哭笑不得。

    留存多元的民间记忆

    收藏家马未都曾经两次参观建川博物馆,他对樊建川“用文物表现历史”的做法十分认同。“我们强调用证物说话,因为‘主观的历史都是胜利者的描绘’,只有证物才能呈现真实的历史。”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认为,樊建川最重要的贡献是“收藏了民间记忆”。“在中国,国家记忆往往显得一元化。”秦晖说,“每一种记忆都有独特的角度,要保证民间记忆有多元的呈现、多元的发展。”

    樊建川为抗战时期被日军俘虏的中国军人设立了“不屈战俘馆”,秦晖对此特别赞赏。他说:“我们曾对战俘有偏见,觉得他们为什么不牺牲。用‘不屈’作标准似有待商榷,但只要战俘不叛国,就应该得到尊敬。”

    樊建川的父亲也曾是一名战俘,所以他对战俘的命运特别关注。因此,专门提出“抗俘”这个概念。“为赶走日本侵略者,战俘也有贡献,但却遭受了太多误解,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

    抗战文物一直是樊建川收藏的重点。现在,他拥有全国最大的抗战图片库。其中,除了“不屈战俘馆”外,还有“正面战场馆”、“飞虎奇兵馆”、“侵华日军罪证馆”等共计10个展馆。导演陆川在拍摄《南京!南京!》时,就在樊建川的博物馆里驻扎,200多万件抗战文物为电影提供了重要的历史细节。樊建川说:“我建博物馆是为了记录历史、还原历史。更重要的是,我想让每颗心灵直面民族创伤,让战争记忆成为民族的思想资源。”

    想建“文革”博物馆

    巴金曾在《随想录》中提出建立一个“文革”博物馆,樊建川也想,甚至正在付诸实施。其实,在建川博物馆聚落以“红色年代”命名的3座馆中,“文革”时期的瓷器、生活用品和章、钟、印等文物已经有所展出,但樊建川觉得还不够丰富和深刻。 

    曾当过“红小兵”的樊建川对“文革”记忆特别深刻;上个世纪80年代,他开始反思;如今,他回归理智。樊建川在20多年中收集了“数以吨计”的“文革”时期的武斗材料,特别是照片,它们呈现了“血雨腥风、毛骨悚然”。“等条件成熟,最应该建的是‘文革·武斗’博物馆。”樊建川说:“‘文革’已经过去30多年。如果再有30年的时间,也许人们会对‘文革’有一个更加全面、理性、贴近事实的判断和认识。建立‘文革’博物馆,不为追究旧责,只为避免新灾。”

    早在2007年,樊建川就立了遗嘱,未来将他的博物馆全部捐给国家。他甚至对女儿说过“今后参观博物馆要自己买门票”的话。现在,他在努力建立新的博物馆——一个真实的目标是建到100个。樊建川说:“生命的价值在于不但去说,而且去做。这100个博物馆不是口号,是梦想。现在不是都说中国梦吗,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在《大馆奴》书的尾声中,樊建川写道:“我本质上是个军人,当兵的人第一不怕牺牲,第二敢于冲锋,第三有担当精神,第四崇尚荣誉,第五没有财产……我觉得13亿中国人,有12亿,甚至12.5亿都应该过平淡而正常的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作牺牲,就像谭嗣同、张志新一样。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3年08月06日)

  • 上一篇文章: 斯诺登与副省长的“不爱国”论
  • 下一篇文章: 财政办奢华晚会,风光的只是官员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