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领导“开门办公”之后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797    时间:2013-7-18    编辑:何春锋

领导“开门办公”之后

记者 褚朝新

  前任县委书记遇刺,“加强安保”呼声一片。

  新任县委书记李向阳反其道而行之,做出大胆决定:开放领导办公室,“老百姓反映问题的渠道通了,民意就顺了”。

  自2007年至今,湖南桂阳县的这一做法已经持续了6年。其间,普通群众可以随意进出桂阳党政办公楼;县领导职务、办公室门牌信息全部公开;包括县委书记、县长在内,官员们的手机号码,也全部在办公楼内公布。

  县领导们“开门办公”6年来,桂阳天下大乱了吗?桂阳的党政官员们挨打了吗?南方周末记者近日在桂阳采访,探究在当下一些政府门难进、领导面难见的环境下,桂阳领导“开门办公”6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围墙的“政府超市”

  2013年5月24日上午10时30分许,刑满释放不足一个月的罗成,进入了桂阳县党政办公楼,一路无人盘查,无人阻拦。

  边上楼,罗成边打电话:“你是纪委吧,我是罗成,我现在身无分文、走投无路了,你们要给我主持公道啊。”

  桂阳人罗成,12年前因盗窃被判刑入狱,2005年服刑时,在劳动中意外受伤致残。2013年4月29日,罗成刑满释放,按规定可以申请赔偿。这天,他来到县党政大楼,寻求法律援助。

  这栋6层的党政大楼,是桂阳县的“政治中枢”——桂阳县委、人大、政府、政协及48个科局都在此办公。和其他县不一样的是,党政大楼外没有围墙,大门里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四大家办公楼层平面示意图”,上面标注着县委书记、县长等官员的办公室方位。

  各楼层还有更细致的公开信息:各单位主要官员的房间号、手机号、分管领域等内容,都挂在楼内显眼处。在三楼楼梯口,一侧是桂阳县县委常委、正副调研员、政府处级官员21人的分工、房间号、手机号码等信息。第一个正是县委书记李向阳。楼梯口另一侧,是8名正副县长、15名政府党组成员、1名县政府副调研员的分工、房号和手机号。

  政府门难进、官员面难见,是各地通病。2013年2月,有媒体记者对湖南、河南、山西等7省一些县市区暗访,发现所调查的政府部门几乎都不挂牌办公,暗访记者不管提出什么见面理由,几乎都被挡在了书记、县长门外。

  现任桂阳县委书记李向阳,是桂阳县领导“挂牌开门办公”的幕后推手。2007年3月,他在就任县委书记后不久,推出了这一新政,今年进入第7个年头。

  “已经常态化了。”2013年5月20日上午在办公室,面对南方周末记者,桂阳县委书记李向阳笑呵呵地说。“在‘政府超市’里,老百姓想找谁就找谁。”办公室外面,几个老年人正在门口往里面看,正在接待记者的李向阳让访民稍等一下。

  李向阳所言不虚。距离他办公室100米远,是副县长黎宾的办公室。上午8时30分许,约15平方米的房间里已经有近20个人或站或坐着,四五个访民把黎宾围在办公桌前。一名妇女渴了,直接拿起黎宾桌上的茶叶,给自己泡了杯茶。

  官员开会或外出,不在办公室怎么办?按规定,得给找他的人留个信息。具体做法是把门上标注着职务的牌子翻过来,在上面写着“外出”字样,并留下他们的手机号。

  5月24日上午,罗成在六楼找到了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吴连共。吴连共表示,一定免费给予法律援助,并嘱咐罗成,“不要再去找领导了,符合政策我们一定办,不符合政策找谁也办不了,找来找去,浪费时间也浪费钱”。罗成答应回去等消息,下楼离去。

  县委书记被刺之后推出新政

  李向阳推行“开门办公”政策,恰逢前任县委书记遇刺之后。当时一些干部认为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许多人为他捏了一把汗。

  网络上,至今可以查到桂阳县前任县委书记吴章钧被劫遇刺的新闻。2006年3月29日,吴章钧在自己的住所遇刺。事后官方发布的消息称,3名男子在对吴进行了约20天的踩点后,试图抢劫财物时被发现,刺伤了吴章钧。

  正是这一年,李向阳从郴州市旅游外事侨务局局长调任桂阳县县长。2007年3月,吴章钧离任,李向阳改任县委书记。

  李向阳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到桂阳赴任后,有人建议他晚上最好不要出门,住宿也最好住在部队里。“县领导连门都不敢出,那还了得。”

  桂阳在郴州市11个县市区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下辖26个乡、镇(街道),总人口88万。因为有大量有色金属和煤炭资源,又与3个地级市9个县交界,这些年来,矿产利益争夺、边界纠纷、水库移民等矛盾不断。2006年,湖南省民调中心发布的综治民意(主要考察民众安全感和对干部的满意度)调查显示,桂阳在湖南省123个考核单位中排名倒数第一,被列为“重管县”。

  桂阳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宗武,在2006年吴章钧遇刺时,正好是桂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因为此事差点被处分。案发前,他曾就安全隐患,建议加高县委、县政府场所的围墙,加强门岗对进出人员的盘查,加强巡逻机制。

  到桂阳工作一段时间后,李向阳发现当地治安不好,两抢、盗窃案件高发,信访量居高不下。

  李向阳在桂阳县党政办公楼办公。2004年,桂阳县党政机关就搬进了这座新办公楼。当时县委书记、县长办公室遵循惯例,不挂牌办公。如果没有内部人员领路,来访者进楼后很难找到书记、县长的办公室。

  桂阳县一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长期以来,桂阳书记、县长办公室不挂牌,已经是“潜规则”——怕挂牌后给领导添麻烦。领导不主动公开,来访者问起书记、县长的办公室和手机号,秘书、保安也都不敢说。“这个说不知道,那个也说不知道。来访者就有怨气,觉得领导们躲着他。”

  领导长期躲着百姓,让桂阳不少干部颇有看法。桂阳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刘华军说,老百姓有困难或冤屈了,不能去办公室找大小领导,就要通过其他方式表达不满,堵政府门、堵领导车这样的事,就会经常发生。

  这也是李向阳当时的感觉。“只有老百姓反映问题的渠道通了,民意就顺了,问题也就会越来越少。越是回避,矛盾越突出。”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07年3月,李向阳接任县委书记不久后,决定推出县领导“挂牌开门办公”新政。

  新政初出,名义上“大家都很支持”——桂阳县委一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一个县里,县委书记要做的事,基本没有干部会公开反对。但私底下,许多干部非常担心,“会给领导办公带来很多麻烦,少数上访户直接找到书记、县长办公室缠访,会影响到书记、县长的工作。”

  桂阳县机关事务局分管安全保卫的纪检组长彭文生坐不住了。他多次找到县领导,建议修建围墙将党政大楼围起来,但县长庹登军没有采纳。“庹县长说,开门办公就是要亲民,担心出事加强保卫力量就是了。”

  到桂阳工作前,李向阳并不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在乡镇工作时,曾多次处置民间“杀架”事件。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所在乡镇的老百姓经常为了边界纷争或矿产纠纷而群殴群斗。

  领导“开门”,倒逼之下,桂阳县各机关单位也纷纷开门办公。县长庹登军对媒体说:如果是在基层和部门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没有及时解决,最后直接反映到县领导这里,这就说明基层和部门的工作不到位,县里就要问责。

  “吃饭和上厕所都没时间”

  2007年至2010年,县委书记李向阳的办公室外,经常热闹得像菜市场一样,等着见他的人挤满了走道。桂阳县委政研室主任成晓阳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高峰期李向阳一天接待来访者达到四五十批次,人数过百。

  “吃饭和上厕所都没时间。”李向阳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桂阳县委办一名副主任介绍,县委书记接访时,大家在办公室外排队,一个个轮流进去。排队时,县委办、信访局工作人员会逐一询问来访者找书记啥事。如果判断事情不需要书记出面,就联系涉事部门领导到现场,直接解决问题。若来访者不相信工作人员,执意要见书记,也会让他继续排队等。

  见县委书记容易了,也导致一些本不需要找书记的人和事找上门。桂阳县委一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初,老百姓遇上一些小事,都要找李向阳办理。一次有位老人想办老年证,不知道到哪儿办,直接就来找李向阳。

  李向阳公开手机后,接到的也并不全是求助的电话——经常有推销书籍、保险的人电话打给李向阳。高峰时,他一天能接到几十个这样的电话。

  “刚公布手机号码时,很多人想知道是不是开机或者是不是我本人接,抱着试试的态度反复打。有段时间还有小孩子给我打,问我是不是李向阳,一听是我就挂了。”李向阳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开门”之后,领导们的安保问题,让相关责任人一度头痛。

  最开始时,县公安局在县领导集中的三楼,安排了数名国保大队的民警值守。彭文生除了在大楼前后门安排了四名保安外,还在三楼特别布置了四名保安巡逻。县信访局局长邓富荣、县委办、政府办的几个副主任,也都守候在三楼,以防突发事件。

  为保证领导安全,县机关事务局保卫股股长雷琳想了不少办法。最初他要求所有进入大楼者都必须登记,没想到开放之初,每天进入的人太多了,“100页的登记本,一天就用了10个。每个人都登记,工作量太大,不现实”。

  “普查”的办法失败了,雷琳转而要求保安们重点防范可疑的人,如果遇上背着包鬼鬼祟祟的人,就派人跟踪,一发现异常就控制住,然后报警。

  雷琳还经常对保安们进行培训。“让保安知道,哪些事归哪个部门管,哪个部门在几楼。这样来访者进门时,就能初步分流。”雷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保安素质提高后,分流了一些指名要找县委书记、县长但实际上不需要他们出面的来访者。

  李向阳介绍,最初,确实有一些情绪激动的来访者在办公室大吵大闹,有的甚至威胁县领导。桂阳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宗武说,头两三年在楼内领导办公室打砸、闹访的,每年会拘留上十个。

  最严重的突发事件发生在2011年的一天。当时有个访民驾车拉了一车煤气罐和几瓶汽油,将车开到了大楼外,扬言要炸楼。

  访民手持打火机,危险一触即发。彭文生冒死上前劝说。在现场干部共同努力之下,最终这场县党政大楼下的自杀式爆炸威胁被平息。该访民最后被劳教。

  事情虽然平息了,彭文生仍感觉压力太大。他先后四次提出,不想再分管大楼安全工作了,未获批准。

  作为分管城建、国土的副县长,黎宾成为现在接访最多的副处级官员。为防意外,他在自己的办公室装了两个摄像头,一个对准自己,一个对着来访者。黎宾的想法是,万一有访民情绪激动发生意外,摄像头可以留下证据;此外,“有些人来我办公室送礼,我指指摄像头,他就缩回去了”。

  出于安全考虑,保卫干部也在李向阳办公室门外装了大小三个摄像头,其中一个镜头可伸缩。在一楼的监控室,可以清晰看到进入办公室者的面部特写。

  由于县里四十多名副处级以上官员都集中在三楼,为防意外,三楼安装了20个摄像头,覆盖到所有办公室。而在一、二、四、五、六楼,每层楼安6个摄像头。彭文生回忆,“布置这些摄像头,一共投入了四十多万。”

  “你小点声,这是李书记!”

  经历过几年的“阵痛期”后,李向阳现在轻松了下来。

  5月20日,李向阳在办公室里笑着向南方周末记者说,开门办公6年多来,他本人没有受到过任何攻击,而且找他的人越来越少。周一稍多一些,一般有三五个人,其他时间基本没有。李向阳的手机号码也一直没换,现在给他打电话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每天只有几个。

  桂阳县信访局局长邓富荣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县委、县政府领导接访后,有时会现场批示,能现场解决的,现场召集相关部门解决;不能现场解决的,会做解释工作;这比一般干部的解释,更让当事人信服。领导批示的问题,信访局和县委、县政府督察室会督办解决。

  “符合政策的,领导介入后解决的力度大了、速度也加快了,矛盾化解得也就快了。”邓富荣说,现在还经常找县委书记县长的,大多是一些当前政策解决不了的历史遗留问题。

  一些人对李向阳有疑问:你天天坐在办公室等老百姓,其他事还干不干?李向阳说,接访并不耽误其他工作。实际上每周一上午,县委书记、县长们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就在办公室接待来访者。其他时间该出差出差、该开会开会。领导们不在办公室时,来访者可打墙上的电话约。

  南方周末记者在近8天的观察中发现,到办公室找领导的民众冷静有序。当地一位官员说,在6年多的开门办公中,官员们积累了“开门”经验,老百姓在如何找领导反映问题上,也经受了训练。

  2012年,桂阳民众安全感和对干部的满意度排名,在123个考核单位中从2006年的倒数第1上升进入前30名。县信访局局长邓富荣介绍,桂阳的信访总量不断下降,该局有史以来首次被评为先进。

  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宗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近两年在官员办公室打闹的少了,今年以来,尚无人因此被拘留。

  找领导上访的“洪峰”消退之后,李向阳也对这一做法有了反思,“这种有事就找领导的做法,还是反映出当前人治的问题。如果是法治,就应该走司法途径。”

  2013年2月,桂阳“开门办公”的做法在媒体报道后,受到郴州市委书记向力力批示。桂阳县委一名官员告诉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向力力批示后,桂阳县和郴州市委办、市委政法委等部门正在总结,看桂阳“开门办公”有哪些经验可以在全市推广。

  5月27日是周一,上午李向阳照例在办公室接待访民。他又见到了谭正飞,这位访民到他办公室已不下10次。这次他陪着他的母亲朱常秀一起来了。

  朱常秀情绪有些激动,大声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谭正飞见状,赶忙打断她的话,“你小点声音,这是李书记!”

  (来源:《南方周末》2013年5月30日)

  • 上一篇文章: 对直播干部挨骂的三重期待
  • 下一篇文章: 回乡?那我就是一个笑话--梁鸿眼中的乡土中国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