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雾霾溯源,法律不应是“花瓶”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896    时间:2013-2-24    编辑:何春锋

雾霾溯源,法律不应是“花瓶”

胡玮

  
  我们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执行无力。那么重要的法律,长期沉睡,本是环环相扣的立法,在现实中却战力全无,这可能比漫天雾霾更令人扼腕。

  年前,神州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雾霾沉沉的奇景为旧历龙年画下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模糊句点。面对雾霾,我们至少要知道,谈虎色变的PM2.5究竟从哪里来?烟花爆竹、人体碳排放、汽车尾气?这些源头嫌疑犯可能都对,但如果我们诚实,莫要忘记,工业企业必定是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大户。

  工业企业污染物减排已不能回避公众的目光,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企业排污基本情况要能够进入公众视线,具备被监督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的前提少不了排污基本信息公开。这方面,我们现有的法律准备好了吗?

  就法律资源而言,似乎比较乐观。

  远溯到1982年,作为排污费征收的配套规定,国务院颁布了《征收排污费暂行办法》,其中第4条首次提到了排污单位“排放污染物的种类、数量和浓度”的申报登记,以作为排污费征收的依据。

  1988年施行的大气污染防治法、1989年修订的综合性法律环境保护法、1992年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制定的《排放污染物申报登记管理规定》、2000年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订、2003年国务院颁布的《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条例》,都无一例外规定了排污申报登记的申报内容、排污情况核定等流程。

  但申报登记仅意味着环保部门掌握了企业排污信息,并不直接使这些信息向全社会公开。当然,公众可以依法申请信息公开,不过如果针对一家家企业逐个申请,显然效率低下。那么,环保部门、企业有义务主动向社会公开排污信息吗?

  至少对于那些严重污染企业,答案是肯定的。

  十年之前,2003年施行的清洁生产促进法和次年配套的《清洁生产审核暂行办法》最引人注目的是,对于那些污染严重的企业不但要实施强制清洁生产审核,还将由环保部门公开名单并强制要求其主动公开排污基本信息。按这样的规定,首先,省级环保部门每年定期在当地主要媒体上公布污染物排放超标企业名单;其次,上黑名单的企业还要在名单公布一个月内在当地主要媒体上公布包括“企业名称、法定代表人、企业所在地址、排放污染物名称、排放方式、排放浓度和总量、超标、超总量情况”在内的企业排污基本信息,否则将面临处罚。于此,对于超标排污企业的排污基本信息强制公开制度基本定型。

  不仅如此,2008年实施的《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做了类似强制规定,且“企业不得以保护商业秘密为借口,拒绝公开前款所列的环境信息”。

  由此可见,从企业排污申报登记,到强制性生产审核,再到环境信息公开,30年的环境立法,至少使重污染企业的排污信息强制公开完全具备了配套的法律条件。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并不缺少纸面上的法律,实践的结果却仍令人失望。在笔者所知的范围,无论是地方环保部门还是重污染企业,能主动公开的寥若晨星。

  我们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执行无力。那么重要的法律,长期沉睡,本是环环相扣的立法,在现实中却战力全无,这可能比漫天雾霾更令人扼腕。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任何时候都不会太晚,不要让企业排污信息成为环境信息公开的暗角。这取决于制度链条上每一个环节的各行本分,取决于每一个具体的人:或在庙堂,或在江湖。对于各地环保部门,应打起精神依法负起行政职责,公开本地区不达标企业名单;名单上企业应依法公开基本排污信息接受公众监督,这些都本不应当成为畏途。而对于普通公众而言,也完全有可能负起好公民的义务:可以申请当地环保部门履行职责,可以申请超标排污企业名单的信息公开(如果当地环保部门没有主动公开的话),可以申请企业排污信息公开,等等。——如果无福享受法律,就只能消受愈演愈烈的毒气,这是一个残酷的选择题。

  (作者系律师)

  (来源:《南方周末》2013年2月21日)

  • 上一篇文章: 让“同命同价”成为刚性原则
  • 下一篇文章: 向带着有害食品样本进京开会的代表学习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