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公告
致新访客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兴化语文网 >> 文章中心 >> ≡青春阅览室≡ >> 时文赏读 >> 中国吾爱 >> 正文  
  推荐专题:历届高考试题||百家讲坛||CCTV10《读书》||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华好诗词           ★★★
稻田守望者--袁隆平的世界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点击:1004    时间:2012-9-25    编辑:何春锋

稻田守望者--袁隆平的世界

记者 周华蕾 曾鸣 实习生 袁幼林


  编者按: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袁隆平不仅推动中国农业科学的复兴,还将“五谷苍生”的东方梦想传播五洲。“杂交水稻”的推广远景是多养活这个星球的四五亿人,接近全球饥饿人口的一半。
  
  现在,比起单纯的粮食产量,82岁的袁隆平更为关心农民待遇和年轻人接班的问题。他通过建立基金吸引青年人才投身农业,并连续多年提交关于粮价政策改革的提案,但这并非一路坦途。

  袁隆平在“两会”为农民提案,呼吁补贴粮价,改善农民待遇,但一连三年都遭受了“滑铁卢”。

  袁隆平希望通过建立各种资助基金和现代农业博物院,焕发农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时光倒流60年,他还是个农校的大学生。早晨爱睡懒觉,总是到紧急集合铃了才腾地起身,铺盖也不叠,一边扎裤腰带,一边往操场跑。同学们送他评语:自由散漫。起不了表率,连团也入不了。

  他打小贪玩,没少挨父亲板子。偏科很严重:喜欢地理、化学和外语,能拿高分,直到他成了年过八旬的老头子,飙英文的习惯也没改过;写作文套用过“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挨老师狠狠批过,从此再不爱用老八股;数学一塌糊涂,及格都得奋力挣扎。

  最杰出的才华表现在游泳上,拿过湖北省第二名,可惜一次关键比赛前饕餮吃坏了肚子,被国家队永远地淘汰了。

  几十年后,他是中国殿堂级科学家。单位门口的大路乃至银河系的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有农民自发为他塑汉白玉雕像;尽管他本人再三强调不是熊猫,下至农民上自总理,都封他是“国宝”。

  他的事迹上了小学生语文课本: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过路财神”

  袁隆平今年82岁了,眉毛高挑,一笑起来更成了眯缝眼,身板瘦而硬朗,爱穿个衬衣,扎进西裤里。他身体不错,用行话说,叫“后期落色好”。最大的毛病是抽烟,中华一根接一根,喉咙不大好,有时还擅自发布他的“科研发现”,称抽烟防SARS、防老年痴呆,听得别人一愣一愣的。

  杂交水稻培育成功后,“国宝”袁隆平再也自由散漫不成了。拿他倒苦水的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

  被欢迎、被围观、被合影是生活的常态。他最怕兴师动众,偏偏每到一个地方,市长县长什么的全出来迎接,“说我什么欢迎莅临指导呀,很麻烦”。不过面对蜂拥向他求合影求采访的人群,他又总能挥着手淡定地hold住全场:one by one, one by one(一个一个来)。

  2008年,袁隆平带着老伴邓则去逛车展,被一个“满哥”(年轻小伙,湖南俚语)认出来,现场立马炸锅了。他在一辆奔驰敞篷车旁多流连几眼,互联网上就掀起了一场讨论。不过持“仇富不仇袁隆平”的人占了上风,“别说买车,买飞机都理所应当”。

  其时“隆平高科”——中国迄今惟一一只以科学家个人命名的股票已上市,一份评估机构的报告称,作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身家为1000亿元。

  最后身家千亿的袁隆平买了一辆5万多的吉利熊猫,消息一出,网友又被感动了。而这汽车的主要功用,不过是供他开车去离家1.5公里外的稻田查看水稻,平时根本不上街。

  事实上,袁隆平对挣钱这事压根不上心。他对财富葆有相当的平常心。很快,他把隆平高科的董事也辞了,埋头搞他的科研,“我就是个过路财神”。

  饿出来的科学家

  1930年,他生于一个书香世家。家里六兄妹,“隆”字辈,他排行老二,乳名“二毛”。

  二毛在武汉念教会学校长大。很多年以后,这位农学大腕把这归咎为一次误会。那是小学一年级在汉口,老师带孩子们去郊游,参观一个资本家的园艺场。“花好多,在地下像毯子一样,红红的桃子满满地挂在树上,葡萄一串一串水灵灵的”。

  农村给他的印象过于美好,直到1952年,他作为农学院的学生去土改,住进农民家了,才知道真正的农村“又苦又累又脏又穷”。

  1953年,袁隆平毕业了,被分配到湘西雪峰山脚下的安江农校当老师。他在地图上找安江,半天没找到。他拿第一个月工资买了把小提琴,在偏僻的乡下打发时间。

  当时中国全盘学苏联,别人DNA双螺旋结构遗传密码的研究都得诺贝尔奖了,中国还在学前苏联,搞无性杂交。

  袁隆平说那时的自己是“迷途羔羊”,后来他就看孟德尔、摩尔根的遗传学(当时的唯心著作)。孟德尔所发现的分离规律和自由组合规律,奠定了日后杂交水稻的理论基础。

  很快到了1958年大饥荒。袁隆平曾亲眼在路边见到饿死的人,不下5个。他自己也挨饿,晚上做梦梦见吃扣肉,醒了只能吃草根树皮。他铁了心,一定要解决粮食增产问题。

  “最初搞无性杂交,闹了许多笑话;搞小麦,没前途;搞红薯,感觉是个搭头。转过来开始研究水稻,一个偶然的机会,老天爷在我面前摆了一株特殊的水稻,让我看到了。”

  43岁这一年,袁隆平及助手育成三系杂交水稻,将水稻亩产量由300公斤提升至500公斤以上。这个中国自主产权的成果是世界范围内的第一次。

  光环之外

  1996年,他开始主持研究超级杂交水稻。他的目标是90岁以前,让水稻亩产超过1000公斤。

  他的理论基础是,“如果我们能把光能利用率提高到2.5%,那么水稻亩产1500公斤是没有问题的。”

  2011年,他的攻关超级稻亩产达926.6公斤,2012年希望达到940公斤至950公斤。

  潜增长越来越慢,袁隆平形容这是“矮子爬楼梯”,一点一点来。当旁人都为能否达到阶段性目标紧张不已时,他却一点也不介意对媒体笑嘻嘻地说:如果达不到,那牛皮就吹大咯。

  2007年,袁隆平被授予“影响华人终身成就奖”等多项荣誉。他是个不愿退休的老头子,日常行程是全国各试验基地间飞来飞去,长期下地工作,被晒得像个非洲黑人,绰号“刚果布”。到了79岁那年,他说自己老了,终于开始戴遮阳帽下地了。

  光环之外,生活中的袁隆平截然不同,诙谐且充满自娱精神。他很介意自己被“高大全”了。在不啻于“成千上万”次采访中,他表现得像是个曝料的——

  别人恭维他会拉小提琴,他说:高手是后面弹钢琴的,我是个南郭先生。

  在长沙住了大半辈子,他如是介绍这座城市:北京是首都,长沙是“脚都”,四分之一的自来水都是洗脚水!

  媒体一让他谈转基因他就头大,理由并非敏感话题,而是“我已经谈了不下100遍了”。

  有时老头子来了兴致,还拖住记者陪他一起打麻将,不赌钱,输了的钻桌子,“有一次他们想把我钻桌子的镜头拍下来,可我身手麻利,一下子就钻过去了。”

  不能躺在功劳簿上

  骨子里,比起商人和官员,袁隆平更像一个农民。“我不愿当官,不是做生意的人,又不懂经济。”

  功成名就后,有人劝袁隆平“退隐”,认为他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了。“我说不满足,就算失败了至少也还有教训。”他说。

  后来,这位科学家还是拗不过,被任命为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许多大会小会,他情愿“躲”过去。前些年,每逢开会他就请假,以至后来每次通知他开会的政协工作人员主动发问:袁老师,这回请假吗?

  2012年“两会”,他为农民提案。他提出《关于粮价的建议》:国家应该把石油补贴的钱补给农民,认为国家要对粮价政策作出根本性改革,建议以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然后以平价出售粮食。不过一连三年,他的政协提案却遭遇了“滑铁卢”。

  “现在农民的收入太低了,农民可怜啊!”袁隆平说。

  农民更愿意抛了荒去打工,农村空心化愈发严重。袁隆平也意识到现在学农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我参观过很多现代化的农业博物院,南瓜有几百公斤重、甘蔗有两层楼高,这些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小学生也会感觉很有意思。”说这话时,他想起了童年参观的资本家园艺场。

  2012年8月31日,面对蜂拥向他的四家媒体,袁隆平第“N+1”次说起禾下乘凉梦:“我梦见我种的水稻长得像高粱那么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的朋友,就坐在稻穗下乘凉。”

  这个梦境2011年被福建省作为高考作文题了。

  (实习生梁建强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南方周末》2012年9月20日)

  • 上一篇文章: 从“青年”到“公民”
  • 下一篇文章: 苏州尝试把基层权力关进民意的笼子

  • 站务公告 | 致新访客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本站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2002-2018 兴化语文网        苏ICP备05064156号
    站长:江苏省兴化市沙沟中学 何春锋